在奧(ao)地(di)利狹長的極(ji)不(bu)規則(ze)的版圖上,匯(hui)集著(zhou)無數(shu)光(guang)輝的音樂(le)歷(li)史(shi)︰它是莫扎特(te)和貝多芬(fen)ye)氖shi)界(jie),也(ye)是舒伯特(te)和約(yue)翰?斯特(te)勞斯的樂(le)園(yuan),還是布魯克納(na)和馬勒的煉獄。在《音符上的奧(ao)地(di)利》中,知名音樂(le)評論家劉雪楓帶領我們(men)行走奧(ao)地(di)利,共享音樂(le)盛宴。

  薩爾茨堡(bao)藝術節的新lv)合執dai)元素的注入(ru)

  卡(ka)拉揚的去世(shi)使藝術節面(mian)臨重大發展危機,在卡(ka)拉揚長期的專制(zhi)與壟斷(duan)突然終止的情況(kuang)下,沒有一個(ge)人有足夠的威望與能力(li)接管這項事業(ye)。當(dang)年的權宜之計是以給薪制(zhi)度選出三個(ge)人組(zu)成臨時領導小組(zu),即優秀的劇(ju)院管理人杰拉德?莫迪埃任藝術總監,音樂(le)經理人漢斯?蘭(lan)德斯曼任財務(wu)總監,薩爾茨堡(bao)的銀行家亨利?威斯穆勒任主席。第二年又(you)有彼得?施泰因(yin)任戲劇(ju)總監。

  在勉強度過維持現狀、慘ye)   娜曛 hou),莫迪埃以其創新、民主的作風和卓越的藝術管理才能脫穎(ying)而出,成為藝術節的實際(ji)靈魂人物(wu),莫迪埃出身法學博士,三十幾歲便在對比(bi)利時及德國歌劇(ju)院的改革方面(mian)頗有建樹(shu),被認為是已經危機四伏的歌劇(ju)院事業(ye)的救世(shi)le)鰲K宰約(yue)旱睦砟鈧 秩謀bao)藝術節的第一年,便大踏(ta)步地(di)脫離卡(ka)拉揚的一貫(guan)路(lu)線,突出藝術作品本身的價值,合理支配(pei)金錢,不(bu)以大牌(pai)明星(xing)為唯一號召力(li),同時調整票價結構(gou),拉開定價檔次(ci)。1992年的藝術節雖然仍有xin) te)與理查?施特(te)勞斯的內容,但風頭卻被梅西安(an)的一部驚世(shi)駭俗的歌劇(ju)《阿西西的聖(sheng)方濟各》搶(qiang)盡(jin)。這部淨演出時間為4個(ge)半小時堪與瓦(wa)格納(na)《帕西法爾》相媲美的20世(shi)lan)妥zui)偉大的歌劇(ju),由頗受歐(ou)美le) 斗腫油瞥緄哪昵岬南肪ju)導演彼得?塞拉斯執導、薩洛寧指(zhi)揮洛杉磯愛樂(le)樂(le)團伴(ban)奏,難度極(ji)高(gao)的合唱由維也(ye)納(na)的阿諾?勛伯格合唱團擔任。為了更有效地(di)傳播這部歌劇(ju)的價值及在薩爾茨堡(bao)首演的意義(yi),它的節目單也(ye)被做成畫(hua)冊形(xing)式的正(zheng)式出版物(wu),首次(ci)以法德英(ying)三種語言印行,定價雖然hua)汗螅 闖魷止┌bu)應求的現象。受此影響,其他音樂(le)會與歌劇(ju)的節目單也(ye)一改往日簡陋面(mian)貌,不(bu)僅請(qing)音樂(le)學者(zhe)撰寫內容權威豐富的正(zheng)文,而且設計精美,具有觀賞收藏價值。每當(dang)藝術節接近尾聲時,許多節目單便告脫銷,甚至出現zhi)gao)價倒(dao)賣的現象。(2002年以來(lai),我曾(zeng)經多次(ci)想買一些錯(cuo)過觀賞的重要演出節目冊,結果到藝術節專賣店還是未能完(wan)全如願。)

  劉雪楓,知名音樂(le)評論家,古典音樂(le)推廣者(zhe)。北京(jing)大學歷(li)史(shi)系dang)bi)業(ye)。著(zhu)有《貼(tie)近浪(lang)漫(man)時代(dai)》《德國音樂(le)地(di)圖》《朝(chao)聖(sheng)︰瓦(wa)格納(na)的拜(bai)羅伊特(te)》《交響樂(le)欣賞十八(ba)講(jiang)》《和劉雪楓一起听(ting)音樂(le)》《給孩子的音樂(le)》等(deng)。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(bian)輯︰馬強]
互聯(lian)網(wang)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︰

凡注明來(lai)源ci)銀川新聞網(wang)"的所有xing)淖幀?計  羰悠pin)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(deng)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(wang)或(huo)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(huo)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(wang)書面(mian)授權,不(bu)得mei)幸磺行xing)式的下載、轉(zhuan)載或(huo)建立鏡像。否則(ze)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(lv)責任。